【波斯X耀】风起

PART·1

烈日炎炎,黄沙满目。
两侧高山荫翳下,拂面轻风总归变得凉爽不少。荒芜之地,枯枝上偶有几只寒鸦停栖,机警地啄梳着新长的羽毛,听到陌生的脚步声后凄厉地聒叫几下,便振翅飞了去。
“到了,在这里停下。”轻声对轿夫吩咐,耀提裳抬屐,腰间悬挂的组佩水苍玉叮当悦耳。
婢女掀开珠玉轿帘,挥手屏退欲上前搀扶的侍卫,耀脚未沾地已有仆役打伞,却也未能挡住多少风沙。不想与他们为难,淡然地摇摇头,望着那早已被黄沙淹没,仅依稀可见方向的长道,他竟有些退却。
故道仍在,人影却早已杳然。

“祭具已经备下。”婢女悄无声息地走到耀身旁,软声细问,“可是要开始?”
举目远望,沙尘中晃动着谁的影子,不停变换……其实耀心里很清楚,那不过是光影交错所生的幻象。甚至已经忘却那个人的容貌,即便期待着,也无法凭借所剩无几的记忆回想他的音容笑貌。
或许,早该放下,还他安宁,于己宽心。
狂风呼啸而过吹乱束好的青丝,耀下意识地想要将发拢好,却在看到自己映在沙地上不够静止的身形后,手在空中停驻少时,转而接过仆役递上的酒殇。
“起风了,何不饮一觞?”柔滑细密的触感从指间传来,附和着脑海中仍记忆犹新的话语低吟,陈年酒香将思绪拉回那骑马踏草折翠柳的簪花少年时。


PART·2

“昆山之玉、赛利斯之丝”繁华丝路上最昂贵的两种宝物,皆产自中原。强汉盛世,威德遍于四海。带着厚礼而来的西域各国使臣纷纷前来觐见,在如云仆役侍卫的簇拥下,耀高坐在关隘城楼上的轿帘后,新奇却淡漠地睨着远方前来的他喜欢或不喜欢的客人,日复一日。
那些人应是都看到了他,故而出入关卡时总会抬眼对厚重珠帘后的细致身形多加几分打量,却不曾有人开口多问。
六月,蝉鸣初起。远道而来的客人如潮,耀坐得很是烦闷。与仆役们少有交谈,他似乎很久没有新结交的友人可以相往来,纵有笔墨纸砚,鸿雁年年空飞。
风起时,空中绽放开一朵朵暗灰色的沙粒之花,关外奇景绕是日日都见也会生腻。波斯正是那日来访,不同于别的客人,家境殷实的他被允许攀上城楼。
“沿着丝绸之路,前来面见尊贵的东方美人。”眼角眉梢都透出异域风情,波斯就连躬身觐见的礼仪都做得很是优雅,“请允许我揭开您的珠帘。”
只是富可敌国,门第却不够高贵,出身于这样家境的波斯在耀眼中不过是个仅有财势可取的下九流商户,实在难等大雅之堂。
隔着帘幕,灼热的阳光投射在波斯金银丝线织成的衣衫上,麦色肌肤让耀恍若见到了苍茫大漠。高挺的鼻子、海蓝色的眼睛、俊美的容貌都散发出风尘仆仆的气味。他微微地笑着,玩味诱惑的眼神让婢女们都羞红了脸。
“我拒……”沉默片刻,耀话未说完,帘子便被从中掀开,汹涌的沙地热气混合着异国人所特有的热情一并涌来。
“这样就能面对面说话,不用再去费心猜测你的表情。”紧紧盯着耀因恼怒而泛红的双颊,波斯晶晶的眸子中闪烁着流光。
张开双臂用力抱着端坐在椅座上的纤细身体,波斯温热的呼吸喷在耀耳畔,让他微微颤抖一下,却没有挣扎。对如此唐突却并未怀有敌意的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耀动了动唇,正视着那个人,笑得宽容以及。
温婉、谦和、以礼待人是刻在骨血里的教养,即便是面对最无力的客人,也必须保持着华族的矜持——耀就是被这么教导出来的,所以即使与不大喜欢的波斯相处时也秉承着友善的态度。
善于装扮自己的波斯有着足够成为众人注目焦点的资本,他几乎每天都更换的华丽装扮与他华丽的容貌相得益彰,妖艳的笑容中带着诱惑的魅力,随时随地都能对任何人说出甜言蜜语不知迷倒了多少待字闺中的千金,惹来数不尽的纷扰议论。
迫不得已,耀只能暂且停下接待别的客人,只伴着来了许久却还未有打算回家的波斯。


PART·3

家中有专门为波斯辟出的院子,可他却不喜呆在自己房中,每日清晨天色还未明便去叨扰困倦不已的耀。其实都没有什么大事,不过是两人偶尔出门踏青,或是坐在院子中看尽蝶舞蹁跹、姹紫嫣红。
很多时候,耀都是静静地坐着,微笑地看着落日余晖将橘色染满天际。波斯则是静静地看着耀,将他琥珀色的眼眸、小巧淡红的双唇、线条柔和细致却丰润的脸颊都印在脑海中。
“耀不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美人。”家居于丝路中央,南来北往的各色混血美人波斯见过不计其数,耀虽然华贵有余却艳丽不足。
“波斯是我见过的最风流的男子。”宽袖掩口,耀淡笑着,对于自己被拿作与女子相较也不恼。
“可簪上珠翠,站在花丛中的耀却无人能及。”伸手轻抚耀的脸颊,波斯额上微有薄汗,眼眉间风情荡漾。
从懂事以来,就从未有人与自己争过光辉,故而对波斯的赞誉耀受之泰然。相处久了,也渐渐觉着波斯除喜欢与人肌肤相近外,似乎也无甚坏处。况且与他相对时最大的好处,便是不用再被迫习惯寂寞。
波斯偶尔会将换上常服的耀拉到市集中。寻一间雅致的酒肆,二人临窗小酌。楼下人声鼎沸,雅间内熏香馥郁,波斯却不会行酒令。即便教过多次,他也还是不懂,所以两人只是静静地喝着,直到面染桃色。
耀的酒量其实远远大过波斯,所以经常能见他微醉时的妩媚之态。单手撑在桌面上,衣衫凌乱,慵懒艳色的波斯比天气还让人觉得热。
窗外柳条随风飘摆的影子在波斯身上游动,黄金饰物印着蜜色肌肤耀眼夺目。楼下徐徐飘上的茶水香气清幽,稍显凌乱的青丝披在半透明的丝缎衣裳上,波斯薄唇微启。
不经意,耀已将手指伸过去,如蜻蜓点水般停在他唇瓣上。不似所见的水润触感,热得几乎能将手指灼伤。失望地正待将手指收回,细腕却被笑眯了眼的波斯握住,陌生的温润酥麻感从指尖处一波接一波传来。
任波斯轻吻着自己的手指,耀微抬下颚,笑望着窗外远处不知谁在放飞的纸鸢。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阁子

Author:阁子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