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菊耀】忍冬花

在那个硝烟的夜晚,火光将天边都烧红
无尽的喧闹,将静谧的深宫从沉睡中惊醒,张皇失措。

身体的每一块骨头都在叫嚣呜咽,数不尽的疼痛从四面八方涌进体内,却敌不过地上传来的寒意。
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耀觉得自己的思绪抽离身体实在太久,让他此刻完全没有存在着的实感。
痛么?不痛么?应该疼痛么?
眼前晃动不停的,是银白色的刀光?还是本应握在手中的器具?
金殿琉璃,光影交错,双眼早已被模糊……

“吸一口,会舒服得多。”亚瑟蹲在耀身前,将一杆点好的烟递到他嘴边,昏黄的房间里弥漫着熟悉又诱惑的香甜气息。
即使是虚幻的,却至少可以让你获得短暂的幸福。
袅袅白烟从烟杆头处升起,趴在地上的人却连动也没动。静静地看着,亚瑟轻叹一声,伸手探向那美丽的人。
即使赤裸的身体上满是被凌虐过的痕迹,即使雪白的身体上沾满脏污……这个人,也依然美丽得让人心动。
隔着手套的手指试探地碰了碰耀,披散在细长脖子两边的头发凌乱不堪,沾满尘土却乌黑依旧,衬着光裸的象牙色肌肤。强烈的对比色刺激着男人的视觉器官,他的手指轻快地移动着,仿佛在享受弹奏着一架已经坏掉的钢琴所带来的快感——音色不够纯正,但对于出身并非名门的廉价品来说大概也就这样了。
手慢慢地向下抚摸着,粗糙的皮革手套不疾不徐地渐渐抚摸到瘦弱的肩膀,望着还是么有任何反应的人,亚瑟猛地揪住他脑后的长发用力一拉,耀顿时被迫仰起头。
长长的睫毛盖着紧闭的双眼,在苍白的脸上映下两扇阴影。只能从微弱的呼吸判断他依然还活着,亚瑟更加加重手的力道,耀的脖子向后仰着,紧绷得彷佛轻轻碰一下就会碎裂掉。
如果用亲吻的力道触碰会怎样?
脑子里瞬间闪过这个年头,亚瑟专注地望着耀脖子白皙的肌肤下若隐若现的青筋,缓缓垂下眼帘。

菊走路的步伐很轻,轻到即使已经站到亚瑟身后,那个人还恍若不知。
安静地看着亚瑟的动作,什么话都么说,菊冷冷地看着。
细碎的窸窣声断断续续,沉闷而平缓的呼吸在密闭的空间若有若无。
放开耀的头发,看着那个人无力地像之前那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亚瑟站起身,军靴踩着散在自己脚下的乌丝。
把玩着手里细长的烟斗,亚瑟轻笑着从菊的身旁走过。两人身形交错的瞬间,他转头深深看一眼紧抿着嘴的所谓同伴。
门重重地关上,撞击的声响几乎能撼动早已冰冷坚硬的心。
视线无法从耀身上离开,那记忆中光洁细腻的洁白身体上全是伤痕,背上那条延伸到腰际的长长的暗红伤疤丑陋地张牙舞爪着,触目惊心。
鼻头没来由的有些发酸,菊握着刀斌的手紧了紧,然后缓缓松开。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裳,银白色的华服上用金线一针针绣出的龙暗淡无光。
这不是他应该做的是,更不是他必须做的事……不该做的事,早就做过;这种时候才来施舍一点温柔,这个心高气傲的人是绝对无法容忍的吧……菊踟蹰地想着。
可行动却无视理智的思考,早已自行躬下身,想要替那个人盖上。突然,原本以为绝对无法动人腾地抬起头,撑起身体,双手紧紧捧着菊的脸,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僵着身体不敢移动,被那双漆黑的眼睛一直看到灵魂深处,无法遁形的感觉在身体里渐渐蔓延开来。
“连单独向我挑战都不敢的蝼蚁们……”满是鲜血的双手慢慢将菊白净的脸抹出一片浓得化不开的血迹,耀一字一句地说着宛如魔咒般的话语,“你们杀不死我,我是不会被你们杀死的。”
没有激动,冷静的口吻一如他双手上轻柔的力道,让人无法反抗。耀艳丽地笑着,轻蔑地睨着那个瞪大了双眼的人。张开口,还想要继续说的话却没有再说出口,他双手无力地垂下。
冬季的阳光带着破冰的暖意,穿过积灰的窗棱,投射在已然昏睡的人身上。他匍在地上的身姿,如同残败枯萎的老树。

紧紧抓着还在手里的衣裳,等待心底浮动的思绪终于被压下后,菊松开手,柔软的衣服轻轻落下。
不敢看,即使这个人已经昏迷下去他也不敢再看!
深深地吸一口气,他毅然转身离开。
推开房门,刺眼的阳光迎面而来,菊下意识地别开眼。
“涝死庄稼旱死草,冻死石榴晒伤瓜,不会影响……”嬉闹的顽童们欢唱着歌谣,手里拿着金银色的花枝从回廊里奔跑着,三三两两的身影从眼前穿梭而过。
摇摇头,再定眼一看,眼前却只有寂寞的阳光。长长的廊柱投下宽大的影子,巍然不动。
失望地叹口气,菊正要离开,眼角的余光却瞥到一抹细幼的身影。
停下脚步,定睛望去,淡色的腾枝在寒冬中飘摇着,忍冬开始抽芽……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来来~~连5我来了~~XDDD
其实另名叫啊绿~~双用哦双用~~
自我介绍

阁子

Author:阁子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