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中]可怜水管的独白

伊万最近总是被一件小事困扰,坐立不安。
但是“我好痛苦啊”,或者“我太焦躁了”这些话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被人看笑话事小,一转头就会被色情乡巴佬误传出“伊万最近脸色那么难看是因为便秘了”之类的流言,那才是毕生的耻辱。
面带微笑,满怀着怨念地回到房间后,他只能抱着那根每天最少擦上三百遍,跟自己的生命早已水乳交融的镗亮水管倾吐心声。
“水管水管告诉我,今天又是哪个王八蛋想要挖我墙角。”
“你老婆太漂亮、你老婆太娇艳、你老婆太招蜂引蝶……”
“早就知道的事,不用你说……”
“啊,我刚刚忘记,他已经不是你老婆了!”
嘡啷一声,水管掉落地面——没错,这就是伊万最痛苦的地方。
弯身捡起水管,对着上面映出的扭曲脸型突然咧开嘴“嘿嘿”笑两声,伊万却很惊讶的发现不管自己情绪波动有多大,可表情总是变化得太少。果然是被冰冻得太久,所以面部表情都固定了么?
嗯嗯,既然如此,那下次配合最近说得越来越好的腹语去表演才艺给前妻看吧,耀君最喜欢这种看上去好像很复杂的东西。

以前恩爱夫妻的时候,耀君说我是个可靠的好男人;离婚以后,他看到我只叫北极熊……天寒地冻的,我容易嘛我。
为了表示诚意,特地绕道跑去耀君娘家看他,尽可能把衣服穿少点,可他看到我那身华丽丽的皮草装,却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毛子。
毛子?老天有眼,千万记得一道雷劈死正在耀君家里烤火的那个毛头小子——他抱着暖炉当然不用毛了……别以为关门关得快我就看不到,居然在我思想斗争那么痛苦的时候还跑来勾搭我老婆,活该他每次出门都被人用小鞋砸。

远距离暗恋的最大痛苦,是对恋人日趋成熟的身体线条越来越不熟悉,还有对那四处散播的荷尔蒙除了担心还是担心。
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拿出写满联合国所有其他成员的名字的草人,一遍又一遍的诅咒:谁敢跟我抢人就死无全尸……谁敢跟我抢人就金融危机……谁敢跟我抢人就股票崩盘……
信守着暗恋的最高准则,在耀君无法察觉时地方不断升级尾行经验,坚决用无坚不摧的水管敲晕所有企图借故搭讪、刻意搭讪、想要创造一切机会搭讪的苍蝇们。
自我介绍

阁子

Author:阁子
欢迎来到 FC2 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连结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